-苏炊-

须臾收卷复把酒,如见烟尘万里清

如果不是人类 你还爱不爱我

#人设归虫爹
#ooc归我
#苏沐秋复活
#爱到深处自然黑  不不不我很正经
#不喜勿喷  欢迎捉虫  私设如山
#语言请不要太犀利  有点怕哈哈
#cp请看tag
#不要相信题目  那是个意外

【喻黄】

今天是大年三十。

黄少天出生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这么说。

大年三十是什么?有我好吃么?

黄少天晃晃胖胖的身体。

不一会,黄少天的同类挤满了案板。

“诶诶诶你们也都是奶黄包吗?你们怎么这么有点瘦啊!”黄少天和其他奶黄包挤在一起,打开话夹子。“你们知道自己是什么味道的么?”

其他奶黄包看看他,然后都不动声色的往远处移了移。

突然,一个奇形怪状的家伙掉在了黄少天旁边,和他紧紧的挨在一起。

“你为什么长长的啊?”黄少天看着新来的人好奇的问。

喻文州看了看周围,回答他:“我是一个饺子,但是好像有点胖了……你们是啥啊?”

“我们是奶黄包。”黄少天高兴的回答,然后蹭了蹭喻文州。“你是第一个跟我说话的诶,你好好哦……”

喻文州听着黄少天一直说话,心里默默感慨,这个奶黄包好吵哦。

不过也蛮可爱的嘛。

“诶!你们怎么把饺子和奶黄包搅混了!”

是人类在说话。然后黄少天和喻文州感觉有一根硬硬的东西在戳他们连接的位置。

“算了不弄了,筷子也戳不开,就这么蒸了吧,反正饺子也好熟。”

饺子就和奶黄包一起进了蒸笼。

气温逐渐升高。失去意识之前,黄少天凑过来跟喻文州说:“你是我第一个朋友,也是我的最后一个朋友哦。”

真巧,我睁眼就看到了你,闭眼前看到的还是你。喻文州浑浑噩噩的想着,闭上了眼睛。

【韩张】

张新杰躺在柜台里,等来了买他的客人。

服务员把他装在了一个质量很好的盒子里。盒子很严实,见不到光,里面垫了软垫,很舒服。

他在盒子里呆了很多天,每天他只能和盒子聊天。盒子的声音总是冰冷冷的,而且给他很严厉的感觉。

不过他每次因为见不到光而发牢骚时,盒子都会软下来声音给他道歉。

明明不是盒子的错。

后来,他被送了人,新主人天天将他带在手腕上,他知道自己是块手表,每天规规矩矩的运作着。

时间久了,突然有点想念那个盒子,不知道他被扔到哪里去了。

再后来,新主人和旧主人吵了架,分了手,他又被还了回去,旧主人把他塞回了盒子里。

“出去的感觉怎么样?”盒子问。

“有阳光,有空气。”张新杰回答。

盒子叹了一口气:“很不错吧。”

“是很不错,但是没有你。”张新杰认真的说完,就按时睡觉了。

我虽然很坚硬,但是我也有柔软。我把我最柔软的,都给了你。

韩文清看着张新杰的睡颜,默默的想着。

【双花】

张佳乐从土里长出来,欢天喜地的看着新世界。

还没等他完全展开幼嫩的叶子,一壶水直直的浇在他的头上,他有点生气,怨念的盯着喷壶。

喷壶被盯毛了,无奈的说:“又不是我要浇你的,不要这样看着我呀。”

可是张佳乐不听,虽然水很重要,但是绝对不可以这样对待我!他把错怪罪在喷壶头上,天天闲的没事就和喷壶吵架。

毕竟喷壶就被搁在他旁边。

孙哲平不想跟这个二货吵架,眯眯眼睛全当是什么也没听见。

其实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努力长大的花的,就是太二了一点。

张佳乐努力长高,争取早一点超过孙哲平。

难过的是,喷壶个子太高了,他怎么也超不过,眼看就要停止长高了,张佳乐隐隐有点失望。

夏天到了,张佳乐比孙哲平还矮了一大截。

大中午的时候,天很热,太阳像是想把大地烤干。张佳乐蔫蔫的,被晒的很不舒服。

孙哲平看了,轻轻的一点一点移动到能遮住阳光的位置。

张佳乐突然感觉没有那么晒了,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,刚好对上孙哲平的眼睛。

“张佳乐,我还是比你高。”

“嗯,谢谢你比我高。”

【方王】

王杰希觉得一切都是一个错误。因为他实在想不通,为什么自己这么喜欢干净的一束秸秆会变成一个扫把。

后来他认识了一个簸萁叫方士谦。方士谦告诉他,当扫把可比当簸萁好得多。

其实彼此彼此,都不怎么干净。王杰希就是把自己身上的脏东西清理到方士谦身上罢了。

忘了说,方士谦原本是一块很讲卫生的铁皮。

于是两个同病相怜的家伙成为了很不错的朋友。

日子一天天过的平淡无奇,但是王杰希发现自己身上的秸秆掉的越来越多,每过时间掉一根,慢慢的就秃掉了。

主人大概也是发现了这一点,不多久就拿来了一把新扫把。

“以后你就可以和他搭档了。”王杰希临走前跟方士谦开玩笑。“他是塑料的呢,能陪你好长时间,说不定日久生情了呢。”

王杰希被扔在了垃圾桶旁边。

第二天,他意外的看见了方士谦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我划破了主人的手,她便不要我了。”

“太可惜了,本来你是不用来这种地方的,很脏。”王杰希惋惜。

“我是来陪你的。”方士谦眨眨眼睛。“毕竟日久生情嘛。”

【周江】

周泽楷是一个沉默的布娃娃。他的小主人的房间里有各种各样的娃娃,还有各式各样的杯子。

他是小主人最喜欢的泰迪熊,几乎每天都被抱着睡觉。

江波涛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水杯,但是在小主人身边呆的最久,所以成为了小主人最喜欢的水杯。他总是被放在床头柜上,距离刚好能看见那只熊。

每到晚上小主人入睡之后,屋子里大大小小的玩具和杯子都会活跃起来,聊聊天什么的。

江波涛注意到那只小熊总安安静静的,一句话也不说。

“小周?你为什么总是不说话呢?”

“不……擅……”

难得周泽楷开口,全屋的货们都停下来听,可是谁也没听懂。

除了江波涛。

“不擅长?那慢慢来好啦,大家都很希望你说说话呢!”

自然而然的,江波涛成了周泽楷的“翻译机”,周泽楷因此能渐渐融入到大家中间去。

因为江波涛能跟着小主人出门去,所以见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,他就一一讲给周泽楷听。

周泽楷是个很好的听众。

一天晚上,江波涛随小主人出去了,很晚才回来,其他的玩具和杯子已经睡了,周泽楷还在固执的等江波涛来给他讲故事。

江波涛笑意盈盈的问他:“你是不是喜欢我呀,这么依赖我。”

“嗯。”

【伞修】

叶修一千年前就立在那里,尽职尽责的做好一个石柱。

也许他根本不知道已经一千年了。他也感受不到藤蔓早已将他缠绕。

苏沐秋还是一颗种子的时候,挂在一只小狗的身上来到这根石柱旁边,他喜欢这根高高的柱子,便在柱子下生根,顺着柱子生长。

一千年里,他从来没有和柱子说过一句话。好几次他说了些什么,但柱子并没有回应。

可他就是喜欢这根柱子。

叶修满满恢复意识后,感觉呼吸有点困难,看看自己,才发现有一根藤蔓已经在自己身上长了很高很高。

“喂,你把我当做架子,是不是不太好啊。”

苏沐秋一愣,意识到是柱子在说话后欣喜若狂:“哇,你竟然说话了!”

“我很久没有说话了么?”叶修问,他的声音哑哑的。

“你起码有几十年没有说话了。”
“哦,那你为什么在哥身上?”
“因为我很喜欢你。”
“真想问候你祖宗十八代。”
“随便你,反正我没有。”
“哥意识到了。如果一根藤蔓能找到家的话,那哥肯定也没问题。”
“你没脚。”
“你觉得你有么?”

苏沐秋气的牙痒痒,这柱子不说话闷的很,一说话这么损!

柱子和藤蔓的互怼日常就这样开始了,通常败下阵来的都是苏沐秋。

可是即使这样苏沐秋还是很喜欢这根柱子,甚至比以前更喜欢了。

叶修习惯了寂寞,现在有了一个拌嘴的家伙,也乐得其所。

随着藤蔓越长越高,叶修越来越呼吸困难。

“你长高能不能不要收紧枝条!我快憋死了!”

苏沐秋委屈的撇撇嘴:“你没发现么,这些都是我的身体,我在抱着你呀!”

总是叶修牙口伶俐,也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。

【end】

最近很累,高二了,理科女内心是崩溃的哈哈。
会努力更文,今天没什么笑点,但是我很喜欢这种感觉。

顺便200fo点文。
除了这篇文的cp外,还可以点昊翔。
请把设定发给我谢谢。

还是那句话。
感谢每个看到这里的人。
谢谢。

评论(12)

热度(3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