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方认证吴妈妈

经年痴心妄想,一朝走火入魔

【靖苏】贺岁

#ooc归我
#欢迎提意见



*新年快乐*


【一】

今个儿是大年三十,金陵城到处都洋溢着喜气,大红的灯笼不知不觉中就被挂满了街道,寓意着这一年一定会红红火火、快快乐乐。

“宗主宗主,你看我们这灯笼挂的正不正啊?”

“诶宗主你别理甄平,你先来看看我和宫羽姑娘贴的对联怎么样?高低合不合适?”

“哎黎刚我说你怎么这样?”

“你好意思让宫羽姑娘一直站着受累么?”

“你……”

梅长苏满耳朵都是黎刚和甄平争吵的声音,还有卫铮和蔺晨争论乱七八糟的事情的声音。吵是吵了些,但是这不正是过春节应该有的样子么?

于是梅长苏毅然决然地走向飞流:“不错,咱飞流贴的窗花刚刚好看。”

黎刚和甄平相顾无言,唯有泪千行。

【二】

“报——”一个侍卫急急忙忙地跑进来。“太子殿下驾到!”

刚刚还上蹿下跳闹腾的不亦乐乎的一院子人瞬间都安静了下来,虽然大家跟太子混的都很熟,但是这表面上的事情还是要做一做的嘛。

然后他们就看见太子从墙上翻了进来,姿势潇洒不羁,酷毙了。

佛牙冲到墙下几声乱叫,惊得太子脚下不稳咕噜咕噜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。

梅长苏觉得这太子脑子八成有什么问题。

萧景琰赶紧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,凑到梅长苏跟前,不顾对方的一脸嫌弃,解释着:“我寻思着从正门进来太没有新鲜感了,就翻过来了。”

梅长苏心想,你这么能耐你怎么不从已经封住的密道打个洞过来。

可是对方是太子,他不敢说。

“太子真是好雅致。”他硬生生把吐槽憋了下去。

一边的蔺晨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他忍了又忍,最终还是没忍住:“呃,我有点不太懂,静妃怎么生出来殿下你这样……嗯嗯……的儿子?”

问的漂亮!全院子的人都情不自禁要为蔺晨鼓掌,不过想了想萧景琰的地位,还是都忍住了。

萧景琰一脸懵逼,“嗯嗯”是几个意思?是风流倜傥么?还是英俊潇洒?反正也都差不多哈。

“长苏不正是因为这才喜欢我的么?”说罢他还朝梅长苏眨了眨眼睛。

梅长苏:你是谁我不认识你,这我家院子你快走快走。

单身狗们:这扑面而来的狗粮是个什么情况?狗年的新拜年方式?

【三】

夜幕渐渐降临,吉叔和吉婶准备了一大桌子的菜,所有人都落了座,只有萧景琰一人没有位置。

萧景琰皱着眉头:“长苏,为什么没有我的位子?”

梅长苏端起酒杯缓缓喝了一口,放下杯子才回答他的问题:“你身为太子,今日是除夕,难道不回去和你父皇一起过么?”

“不用啊,母妃说了,你也很重要,所以父皇那边她来搞定,我只需要安安心心来你这边跨年就好了。”萧景琰坦然道。“她觉得这样有助于我们感情的促进。”

“噗”。

坐在梅长苏身边的卫铮一脸委屈,少帅你不能把酒喷我一身呀。

梅长苏擦擦嘴角:“呃,那你自己拿个垫子过来坐我旁边吧。”

“好!”萧景琰高兴地在梅长苏身边落了座,“吧唧”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

其他人:我们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所以,这顿年夜饭基本上就是在靖苏二人的卿卿我我中度过了。

其他人:宗主,告辞!以后别来叫我们吃年夜饭!

【四】

甄平黎刚他们带着飞流去街上看灯放炮了,只留梅长苏和萧景琰在房中。

梅长苏喝的有点醉了,举着酒杯傻兮兮的笑着,嘴里一直叫着“景琰”。

萧景琰觉得不能任他再这么叫下去,不然他就要硬了。

“景琰,你怎么不说话?我叫你呢!”梅长苏见萧景琰不应他,气呼呼的给了他一拳。

萧景琰伸手握住了梅长苏的拳头,顺势把爱人拽进了怀里。

“嘿嘿。”梅长苏瞅瞅萧景琰,乐了。

大概是水润的唇太有诱惑力,也可能是他也喝多了。萧景琰缓缓低下头,给梅长苏了一个轻柔而绵长的吻。

梅长苏推开他,喘了口气,然后又主动的献上了自己的唇。

萧景琰紧紧的扣住了他的后脑。这个吻不同于刚刚的那个,反而充满了霸道和嚣张,恨不得把人拆吃入腹。

萧景琰感受了一下自己下身肿胀的程度,看起来梅长苏有的受了。

【五】

“苏哥哥!”飞流欢快的跑进院子就开始找梅长苏。

甄平看了看熄了灯的里屋心下一片了然。

“飞流,你也去睡吧,你苏哥哥去办正事了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
就是一个贺岁小甜饼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
给我一个小蓝手小红心或者评论吧

评论(4)

热度(61)